给他写稿总有点慌兮兮【新葡新京】,克孜勒苏报

与时代同行,离不开媒体的支持。我对浙报的感情非同一般。

摘要:●阿斯买·尼亚孜新疆柯尔克孜文报业历经58年的发展,目前已经形成了较为系统、特色鲜明的报业体系。

近年来,一批年轻的记者成长起来,成为关注“三农”、报道“三农”的行家里手。经济部的刘刚及许雅文等一批年轻记者,很好地传承了浙报情系“三农”、关注“三农”、服务“三农”的优良传统,对浙江“三农”新的改革与发展进行了深入报道。日前,还专门采访了我这位“老三农”,在《浙江日报》、浙江新闻客户端、“涌金楼”微信公众号推出了专版专栏,对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做了全景式解读,探讨了如何准确把握新时代农业农村发展的新趋势新要求,以及浙江怎样结合自身实际创造性贯彻落实好中央一号文件等重大课题。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柯尔克孜文版;新疆;报社

在浙报实习结束之际,我发短信向带过我的老师致谢,他们一一回复,祝愿我能在新闻路上走得更远,特别是管哲晖老师还叮嘱我去读一读艾丰所着的《新闻采访方法论》《新闻写作方法论》等书籍。

● 阿斯买·尼亚孜

当娃哈哈成为一家明星企业,掌声荣誉扑面而来之时,也是包括浙报在内的一些媒体的重磅报道,提醒我们保持清醒头脑,浙江日报记者李丹采写的《“娃哈哈”的忧患》、张燕采写的《“娃哈哈”为何久盛不衰?》、王纲采写的《看“娃哈哈”如何长大》等作品,让我始终敬畏市场、保持警醒。

新疆柯尔克孜文报业历经58年的发展,目前已经形成了较为系统、特色鲜明的报业体系。柯尔克孜文报纸始终是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最贴近基层少数民族群众的新闻媒体。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克州根据本州的地方特色、民族特色重视发展经济、文化工作。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柯尔克孜文报业取得了较大发展,显示出较强的生命力和较明显的特点,其中以柯尔克孜文《克孜勒苏报》最具代表性。

在浙报实习,我深刻领悟了做人的道理。那段日子,我近距离感受到了浙报记者、编辑的人格魅力:明明是老记者们愿意带我,给了我学习提高的机会,他们却很客气地说:“小张,你现在有没有空?想麻烦你去那里走一趟。”对于外来务工人员等群众,他们也从来不摆记者的架子,而是力所能及地提供各种帮助。

《克孜勒苏报》是我国唯一一张用柯尔克孜文出版的报纸,报社位于新疆阿图什市。该报1957年1月正式创刊,1960年4月停刊。1979年12月1日,柯尔克孜文版《克孜勒苏报》复刊。1980年初,该报重建柯尔克孜文编辑部,恢复了编委会。《克孜勒苏报》使用以阿拉伯字母拼写的柯尔克孜文,为四开小报,周2刊,先试刊一个月,后正式出版发行。当时《克孜勒苏报》报名居右边,报名下方是汉文繁体字——克孜勒苏报,出版日期和期数居其下,版面为横排式。1984年8月,改为对开四版,出版日期和期数居报名左边。1985年,克孜勒苏报社归属州宣传部主管。下面分析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克孜勒苏报》柯尔克孜文版的主要特点。

1982年,我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来到浙江省农业农村部门工作。从那时起,我就与浙报结下了深厚的“三农”情缘。在我的印象中,浙报是最重视“三农”工作、对“三农”报道最具前瞻性和开创性的综合性主流媒体之一。

新闻信息量不断增加

全国第八届集报发展研讨会在山东临沂召开之际,我有幸见到了从未谋面的各地报友200余人。浙江杭州张逸文、罗宇两位报友为大家免费发放《浙江日报》,300余份报纸数分钟内被争抢一空,我有幸得到了弥足珍贵的两份,像宝贝似的珍爱有加。回兰州后,两份报纸我足足看了两天,有的文章还要读上几遍,才觉得过瘾,尤其是对副刊《钱塘江》上面的文章十分喜爱,百看不厌,读后也是爱不释手。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克孜勒苏报》把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宣传民族团结,普及科技知识,丰富群众文化生活当作主要任务。它在克州全方位展示我国少数民族地区在改革开放和西部大开发中的成就和经验、广泛反映克州各族人民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对促进克州的经济繁荣与社会发展起了比较重要的作用。此外,它也向读者介绍独具特色的柯尔克孜族民俗习惯、克州的自然风光等。该报的主要读者对象是柯尔克孜族以及部分能读懂柯尔克孜文的其他少数民族读者。

张辉

《克孜勒苏报》柯尔克孜文版复刊初期,报纸70%的篇幅刊登新华社、《新疆日报》及其他报纸的新闻稿。设置的主要栏目有“知识与生活”、“科学技术”、“文明礼貌”、“新作风、新生活”、“知识问答”。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克孜勒苏报》柯尔克孜文版重视使用本报记者的自采稿件,在报纸上本报记者的自采稿件占30%;各级政府的文件、领导讲话、各类通知、规章制度和会议精神占13%,新华社通稿占12%,通讯员来稿占10%,转载其他报刊的文章占10%,自行投稿占25%。

难忘四十载“三农”情缘

从报纸内容看,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该报设置“山花”、“经济报道”、“健康”、“法制”、“民族团结”、“焦点访谈”等固定栏目;非固定栏目有“党的建设”、“我们的文化继承”、“经济信息”、“知识”、“生活”、“教育普及”、“卫生信息”、“法律基础”等。从具体版面看:第一版为要闻版,体现了党中央、自治区党委和自治州党委的意图,是改革开放的突破口;第二版为经济版,不但突出经济报道,反映市场需求,介绍生财之道,指导社会消费,注重对农牧民服务,还有新华社电稿选编的“国际贸易”、“国外商情”、“世界金融”、“外贸短波”等栏目;第三版为综合版,除了包括“党的生活”、“家庭生活”、“新一代”、“文摘”等比较大的专栏以外,还包括“祖国各地”、“国际知识”、“国际一周要闻”等小专栏,另外,关于政法、文教、卫生、妇女等方面的内容也比较多,这些内容以本州的为主;第四版为文艺副刊版,主要刊登本民族散文、诗歌、小说等文艺创作,满足了读者需求。

进入新世纪,浙报全方位参与了“三农”改革发展的报道。以“哲欣”为署名的浙报《之江新语》专栏,其中就“三农”改革发展阐述了很多新思路、新理念、新观点。徐峻、俞文明、周咏南等浙报“名记”也都对当时浙江“三农”创新实践给予了特别关注,他们在工作中精益求精的态度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该报记者在新闻采写方面,不断朝着真、短、深、广、活的方向努力,而且扩大了报道面,新开辟了“沙浪”、“星期天”、“周末”、“文苑”、“文化生活”、“在兄弟地州报纸上”、“报刊文摘”、“经济消息”、“经济交流”等专版专栏,文艺副刊所刊载的诗歌、散文等文艺作品的质量普遍比以前有提高。

最近,我考察市场回来,集团的小姑娘跟我说:“宗总您成网红了。”还把浙江新闻客户端等浙报集团旗下的新媒体报道拿给我看。我笑笑,我哪里是什么网红,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幸运地赶上了好时代。

此外,在报纸版面形式方面重视体现各版面的特色。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克孜勒苏报》重视刊登本地新闻,报纸上关于州内的新闻照片比较多。报纸版面设计越来越活泼,在上世纪80年代报纸基本栏为四栏,文章标题大多基本上一样,栏缝之间被黑线隔开。上世纪90年代开始报纸版面分为五栏,字号也随之变大,但没标注各版面名称;栏缝之间不再被黑线隔开,而是被空格取代;标题有底纹装饰,插图和花边更加活泼。

新世纪以来,新兴的网络媒体一拥而上,给企业带来了全新的舆论环境。这时候,浙报等主流媒体牢牢引领舆论,始终为娃哈哈等民营企业发展鼓与呼。

1997年初,我便申请加入中国报业协会集报分会,整天忙着寄报、收报、阅报和整理报纸,畅游在报纸的海洋里,乐此不疲。

1988年,娃哈哈儿童营养液一上市便受到市场热捧。1990年,销售收入突破亿元大关,利润超2000万元。1991年,杭州娃哈哈营养食品厂7个月产值超亿元、利润超2000万元的消息上了浙报。1991年,杭州市还决定让娃哈哈营养食品厂兼并资不抵债的国营老厂杭州罐头食品厂。当时,“弄堂小厂”兼并国有企业在国内尚未有先例,浙报率先做了报道,大力支持我们大胆闯、大胆试的改革精神。可以说,浙报见证了娃哈哈“从零到一”的突破。

在浙报上,我亦有一部分约稿被发表,这便让我想起当年在浙江文化圈里大名鼎鼎的浙报散文专版以及文化专版“三味书屋”。

从那时到现在,时光走过近40年,浙报的“初心”一直未变——关注“三农”、观察“三农”、服务“三农”,为“三农”鼓与呼;浙报记者的工作作风也一直未变——深入基层、了解“三农”、报道“三农”。

在浙报实习,我深刻领悟到了做事的道理。浙报的稿件看似不长,但要求极严。即便是工作数十年的老记者,在工作中仍然一丝不苟,绝非“拿了新闻通稿、问几句话、转几个圈”便走,而是乐此不疲地刨根问底,笔记本上记得满满当当,采访功底相当扎实,还常常叮嘱我“七分采访、三分写作”。有时突然想到好的创意,他们会把稿子推倒重来。

和“三农”打交道几十年,我联系最为紧密的新闻单位便是浙江日报。

为了挖掘好、宣传好美丽乡村建设、“千万工程”、乡村振兴等先行先试的浙江经验,浙报还做了大量引领性报道和宣传。

2015年9月4日《浙江日报》第5版。

我无比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向我约稿的是散文家江民繁老师。这是一位文质彬彬的君子,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在浙江日报社长期从事新闻采编工作,主编的散文专版“人生风景”及“社会生活”“百姓生活”相当有影响。我年轻时虽然也写散文,但还是以写小说为主,所以当江老师托人向我约稿的时候,我有点意外。因为江老师本人就是个写散文的行家里手,他向我约散文稿,是对我散文创作的某种认可,我自然是高兴的。但当时的我少年气盛,不加思索地说自己写了一组散文,大约有五到六篇,我说如果发就通发。今天想来,可真是为难我们的谦谦书生江老师,因为浙报副刊从来也没有这样的先例,但江老师不想放弃我这个年轻的并非“大咖”的作者,他同意根据实际情况来处理这组稿子,结果这组稿子在浙报散文专版上陆续发表了。我特别看重其中一篇散文,题目叫《青春不解红颜》,以为笔触情感比较纤巧,恐怕未必能发在浙报这样大气的报纸上,结果被浙报欣然接纳。如今回眸细看来路,江老师代表了那个时代浙报优秀编辑的形象,这也便是后来几十年我和浙报建立起良好关系的重要开端。

刊于1993年6月9日《浙江日报》第5版的作者散文。

此外,我还收藏了《浙江日报》香港回归、奥运会、世博会期间的报纸,都成了我的“镇馆之宝”。

王旭烽

这是一张略大于扑克牌的采访证复印件:“今介绍实习生张力同志到贵处采访,请予以支持。”它已在我的文件夹里珍藏了12年,是我正式踏上新闻之路的见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